關于在動拆遷中延續東臺路文脈的建議

來源:黃浦區僑聯       發布時間:2016/4/18 14:56:59

字體:【大】【中】【小】

  去年年底結束的中央城市工作會議明確提出:要加強對城市的空間立體性、平面協調性、風貌整體性、文脈延續性等方面的規劃和管控,留住城市特有的地域環境、文化特色、建筑風格等"基因"。而在工作調研中,我們發現市中心的東臺路古玩一條街因商業開發已經被拆遷,其中具有標志性的大德堂,反映了中國民間三代古玩收藏史、中日民間收藏友好交流史以及民國時期舊城廂古玩文化縮影等,也面臨被全部拆除的境地,十分遺憾!

  一、東臺路古玩市場:上海的"琉璃廠"已一去不復返

  東臺路古玩市場,有上海"琉璃廠"之稱的老地方。1988年,在上海市文管會、市工商局與市公安局等部門的主辦下,將會稽市場上的古玩個體商販,引進冷落的東臺路花鳥市場,并在此創立了"瀏河路舊工藝品市場"。這是被上海市文物管理委員會批準的,第一個屬監管的舊工藝品市場。最初,在這經營做小生意的是一批回城知青、下崗職工等無業市民。古玩市場的生意非常艱難,以后慢慢熱鬧起來,以至于家家破墻開店。人行道上,明清瓷雜、鐘表相機、文房四寶等各類工藝品數量現井噴式增長,東臺路古玩一條街的聲名逐漸在上海鵲起。以后30多年里,隨著中外游客的增多,東臺路還漸漸成了上海的旅游景點。在一些專供海外游客參考的旅游地圖,以及部分國外刊發的上海旅游指南中,將東臺路古玩市場擺在了與豫園、玉佛寺等齊名的位置。一時間,東臺路古玩市場可謂炙手可熱。據作家沈嘉祿回憶:"我親眼看到港臺人士在此掃貨,影星們出手尤其兇猛,比如劉德華、羅大佑等人由上海這邊的‘帶路黨’引導沖進一家古玩店,叫老板將一百多只舊手表統統拿出來,略作打量,便在柜臺上分作四堆,每人拿下一堆。羅大佑春風得意地說:老貨就是好!他們買明清鳥食缸也是這套路數,兜底抄起,坐地分‘贓’。"一些歷史文化保護專家評論稱:實際上,對于上海來說,像東臺路這樣的市場不是太多,而是太少。原來那些歷史上慢慢形成的這些帶有風水,帶有人氣、人際活動的文化遺產,現在已是越來越稀罕。東臺路古玩市場,這種商業形態、賣古董的行為并非依傍于具體的建筑物,而是依傍于一定的人際關系,其實是真正的歷史文化遺產。這些年,吳江路、華亭路、中央商場、襄陽市場等有著老上海人文記憶的特色商街一一消失。許多地方如果都以修舊如舊的借口去簡單化,最后又變成了商業基地,雖然新天地成功了,但是東臺路要成功很難。

  二、大德堂:東臺路古玩市場規模最大、歷史最悠久

  說起東臺路古玩市場,總要提到具有代表性的大德堂。國內外電視臺來此地拍片子,大德堂是繞不過去的一道景觀。這是東臺路上規模最大、歷史最悠久、具有國際古玩收藏交流背景的古玩店。

  大德堂浸透三代古玩收藏家對祖國文物的熱愛和傳承。第一代:外公徐夢華,1900年出生,上海學徒出身,后在上海經營德大號和大德號這兩家五金商店。平時省吃儉用,一生結余愛好收藏,成為解放時期上海灘有名的古董收藏家。1949年后,以資方代表出任中國五金機械公司上海分公司副經理。歷任上海市一到三屆人大代表。1959年,徐夢華向中國歷史博物館捐獻過包括商代武丁時期卜骨和商代青銅器在內的65件珍貴文物。文化部特意頒發褒獎狀。1960年至1964年間徐夢華先后四次向上海博物館捐贈了他最珍愛的169件青銅器、陶瓷器、硯臺等文物和4798冊圖書。第二代:徐夢華女婿趙君榜,上海大境中學歷史教師。1975年徐夢華過世。趙君榜開始延續岳父的古玩收藏。文革結束后,市有關方面開始第二次歸還當初被抄家的古董字畫,就有幾輛卡車。上世紀80年代,在經歷了十年浩劫之后的中國,古老的古董行成為一個新興的行業,為許多懂行的國內外藏家帶來了淘寶的機會,在這個時期中國大量的古代銅、陶瓷等文物也開始被倒賣到國際市場。趙君榜擔心家中失而復得的收藏品再次流傳出去甚至被外國人買走,進而影響中國文化的流傳。他開始廣交古董行的朋友,想辦法將這些文物好好地保存下去。1985年,在淮海路一家只有十六平米的商鋪開始百貨經營,以維持保護和充實古董。商店名叫德大號,為紀念徐夢華而起。

  大德堂也反映了中日民間古玩收藏的友好交流史。德大號古玩商店開業三年后,1988年趙君幫特意安排小兒子趙凱華去日本榮豐齋打工留學,專門學習古董收藏。榮豐齋在日本的地位很高,如同中國的榮寶齋。與趙凱華同在榮豐齋學徒的還有張榮德、梁章凱。張榮德,28歲時任上海朵云軒收購部經理。梁章凱現我國著名金石藏家。趙凱華在在榮豐齋長達四年的學習經歷,使他與榮豐齋的第二代傳人佐野豐進結下了深厚的友誼,增長了古董收藏知識,也學會了待人接物與經營的禮節?;貒?,1993年5月8號,在東臺路85號始建于1918年的老石庫門建筑,收藏家徐夢華的大德號由外孫阿凱更名為大德堂,在這里正式開張。開始了他能擔當一個家族生意承繼人的一切磨練。而且古玩,融合了歷史學、方志學、金石學、博物學、鑒定學及科技史學等知識內涵,被視做人類文明和歷史的縮影的領域。趙凱華一方面在國內經營古玩生意,一方面經常去日本收購流落在日本民間的中國古文物。在東京有一個古董儲存處,兩室兩廳,滿屋的古董。他頻頻赴東瀛,從日本人手里獲取古董字畫。大德堂也成了國內出名的拍賣場,如嘉德,西冷,工美,框時等貨源之地。大德堂至今保持著日本古董行的經營方式。上海博印堂的趙正范,是趙凱華在日本留學時期結交的朋友,藏有很多老墨,他卻把最有價值的、康熙皇帝六十歲生日大禮的造辦處做的墨,給了大德堂。店里店主和客人之間都是朋友之間的關系,這就是日本的模式,日本的最有名的那些書法老師、篆刻家,到上海來,肯定必到大德堂交易古董。東臺路的大德堂,已成為中日民間古董收藏家經常交流往來的驛站、會所。2016年,大德堂將與日本的榮豐齋進行更緊密型的合作。其中,將在東臺路經常舉辦中日民間收藏文化講座與培訓。

    三、貫徹中央城市會議精神,延續東臺路古玩文脈

  上海城市規劃局長在去年世界城市日一個高峰論壇上說:"上海目前正在進行城市更新。在這個‘逆生長’過程中,上海將更關注空間品質和生活方式,更關注歷史傳承和城市魅力的塑造,同時更關注社會公眾的參與度。"上海市城市規劃設計研究院發展研究中心主任石崧在今年1月5日城市公共空間的論壇上發表感言:"藝術為一座城市構建了氣質,藝術也為一座城市構建著視覺秩序。-----我們要以一個更加包容的心態來逐漸培育公共空間。"對于有著黃浦區老城廂文化記憶的東臺路古玩文脈在動拆遷下如何延續,我們建議如下:

  1. 由政府作為前導、開發商為主設立"東臺路古玩文化傳承基金",可以參照上海市的文化金融扶持政策進行組建。政府主導資金由該地塊的購置土地資金中提留。

  2. 以這文化古玩傳承基金為主,政府有關部門進行專項補貼,在東臺路原址建立"東臺路古玩博物館"。博物館內將陳列東臺路古玩街的發展歷史,以租借方式展示現有東臺路古玩商的一些珍貴古董。如大德堂現有許多珍貴古董面臨拆遷后缺少保管展示的場所。并在正式簽訂動拆遷協議中,寫明這方面的商榷協定。

  3. 組織東臺路古玩街原來一些經營有方、守財有道、具有國內外影響的古董經營商、收藏家,在該博物館設立古玩收藏培訓學校。同時,可圍繞該博物館周邊,利用市場機制,逐漸形成市中心城區的古董文物交易、拍賣、鑒定、展示、培訓等集散地。這也可與豫園地區、黃家闕路等古玩市場的整合進行統籌考慮。

  4. 利用東臺路古玩市場拆遷機遇,在黃浦區原老城廂區域規劃發展文化金融集聚區。市政府出臺有專門扶持文化金融的16條政策,其中一條就是鼓勵設立文化金融集聚區。這個文化金融集聚區,可初期以打造設立私人古董博物館群為主。這需要政府規劃指導,產業基金政策扶持,以民間開發為主導,帶動黃浦區的文化經濟的新業態發展,一旦形成規模將帶來巨大的經濟效益。以上世紀70年代起在荷蘭馬斯特里赫特鎮創辦的歐洲藝術古董博覽會(TEFAF)為例,該博覽會每年僅舉辦10天,但是成交額以數十億美元計,一件古董藝術品動輒數百萬美元。根據《TEFAF2014全球藝術品市場報告》統計,中國連續兩年蟬聯全球藝術品交易的第二位,占全球藝術品市場份額的24%,可見中國藝術品文化產業發展潛力之巨大。

  舊城改造和城市更新需要與歷史文脈傳承有機結合。"十三五"時期,黃浦區舊城改造將逾2.6萬戶。對于那些需要整體動拆遷的路段或住宅區,如果其中有包含中國優秀傳統文化的資源,則需要與所在區域的市民或經營機構共同協商,如何既完成舊區改造,又能傳承和延續當地珍貴的文脈。特別是對于改造后仍作為主要是文化經營的地段,則擬應首先重視原住民(原經營機構)的作用,充分調動他們的積極性,從而達到中央城市工作會議中所指出的:真正實現城市共治共管、共建共享。

分分pk拾